官方微門戶
官方微信

開局之年的決勝之戰
油氣勘探開發業務應對低油價提質增效調查(上)

油氣勘探開發業務應對低油價提質增效調查(上)

2016/04/11 信息來源: 中國石油報

開篇的話

共和國的油氣版圖上,居上遊的勘探開發舉足輕重——

作為中國石油產業鏈的高地,它以獨有的龍頭優勢支撐和拉動著中國石油工業半個多世紀的騰飛。

2014年6月以來,國際油價斷崖式下跌,半年時間跌幅超70%,創12年來新低,整個石油產業正經曆著過山車般最為嚴峻的考驗。中國石油工業感受到了徹骨的嚴寒,而勘探開發業務更是首當其沖。

然而,石油行業的度冬之路,遠比人們預期更為嚴峻。國際大石油公司紛紛采取破產、兼並、降薪、裁員等手段抵禦嚴寒。國內,三大石油公司利潤創近年來最大降幅。翻開油氣勘探開發業務賬簿,資源劣質化加重,采收率下降,成本剛性增長,在低油價的倒逼下,石油行業投資降到近10年的穀底。三大石油公司引以為傲的勘探開發板塊由利稅貢獻大戶轉為虧損大戶。

寒意陣陣,肩頭重壓。有人擔心,石油發展當前遇到的問題,會不會過山車式下滑,重現上世紀90年代的困境,油氣田企業能否挺過這場漫長寒冬?

當前,中國石油正站在新的發展起點上,處於承前啟後、繼往開來的重要階段。今年,更是我們應對低油價嚴峻挑戰、推進穩健發展的重要一年。如何深入推進開源節流、降本增效36條高質量實施,堅決打贏這場提質增效攻堅戰,決定著我們能否為“十三五”開好局、起好步。

沒有思想理念體制機制的深刻變革,就無法打贏提質增效這場攻堅戰。必須審慎地發問,這些年過去了,我們究竟哪些變了,哪些沒有變?哪些發展了,哪些又是被發展了?

確實,經過半個多世紀的發展,我們在體量、規模、競爭能力等方面取得了巨大成績,但並不意味著所有問題都得到了解決,尤其是一些深層次矛盾和問題。破解困局,化解矛盾,關鍵在於辯證看待事物,厘清事物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才能有效應對,不斷前進。

低油價下,石油經濟怎麼看,油氣發展怎麼幹,提質增效怎麼辦?

問題是時代的聲音。今年年初以來,我們堅持問題導向,深入各油氣田企業調研訪談,與一線幹部員工、技術人員促膝交流,一起掰著指頭算細賬,抽絲剝繭挖問題,並力求從不同維度分析油氣主營業務發展的困惑和矛盾,試圖探求突破瓶頸和克服困難的辦法及路徑。

即日起,中國石油報推出提質增效基層大調查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春寒中的松遼大地,一場沙塵暴鋪天蓋地,把百裏油區團團圍裹,讓人喘不過氣來。

快步進家,換掉工服,簡單擦了把臉,路丹又出門了。清明時分的東北大地,料峭春寒還未退去。頂著風蹬車,比往常更顯吃力。不到3公裏的路,騎了足足半小時。這是路丹在肯德基打零工的第一個禮拜,她不想因為遲到給人留下不好印象。1小時前,還是在磕頭機間穿梭的采油工,現在必須琢磨怎麼快點進入快餐店員的狀態。油價寒冬,為了補貼家用,以往那些所謂矜持都可以放下。

然而,石油行業的度冬之路,遠比人們預期的嚴峻。從高油價時期的繁榮到眼下一片蕭條,整個石油產業正經曆著過山車般的嚴峻考驗。三大石油公司最為驕傲的勘探開發板塊都由利稅貢獻大戶轉為虧損大戶。

作為共和國長子的大慶油田,開發半個世紀以來,累計產油占全國同期陸上原油總產量的40%以上,上繳利稅等1.7萬億元,國家每花100元錢,就有1元是大慶油田創造的。而今卻陷入虧損境地。部分油田如果按照目前國際油價倒逼的成本核算,意味著新投入的鑽井會在個位數……

產業鏈的“蝴蝶一振翅膀”,路丹所在的采油廠就“刮起寒冬的風暴”:工作量下降、收入減少。

曾經讓人欣羨“財大氣粗”的油氣田,能否挺過這場漫長寒冬?

保產量、增效益,是獨角戲還是二人轉?

有資源,有產量,不見得有效益;沒資源,沒產量,效益就是空中樓閣、無源之水。

高油價給我們制造了產量崇拜,低油價讓我們厘清了效益認識。避免回到錯誤觀念的從前,放下油價重新高企的幻想,從油氣勘探開發規律的本源出發,尋找經濟開發的價值曲線。

3月,大部分處在北方的油田,冬色濃重。

以往這個時候,采油廠早就應該做好了當年的產量指標和各項預算計劃。而今年卻一拖再拖,遲遲定不下來。一個原因,產量和效益的矛盾在低油價下讓很多人犯了難。

今年年初在集團公司工作會議上,董事長王宜林深刻分析低油價給公司帶來的影響時,指出“低油價風險已經成為影響公司生存發展的現實危機”,要求更加注重能源資源價值,統籌國內外兩種資源,著力在獲取規模優質儲量和效益產量上下功夫。這是集團公司在當前嚴峻的低油價形勢下,推進穩健發展、提質增效的動員令。

有資源,有產量,不見得有效益;沒資源,沒產量,效益就是空中樓閣、無源之水。

調研中有一種聲音,以往上產、穩產聽慣了,現在突出效益,工作中一時不知該怎麼抓?在與大慶油田采油一廠基層員工的座談中,只要聊起產量,他們的自豪之情就溢於言表:“我們隊連續3年產量上升,這就是我們應對低油價的底氣和信心!”而談到效益,他們的表情就變得凝重起來。

也有一部分員工在苦苦思索:油氣開發比較特殊,能簡單地套在產量、成本和效益的經濟公式裏嗎?勘探開發規律在低油價下與效益導向的經濟規律一定會有糾纏,怎麼化解?

一個關於稠油的例子很能說明這種困惑和思考。在某油田,稠油產量占總產量的近一半;稠油不僅開采成本高,而且還賣不上價,管理難度也大,一直在拖整個油田效益的後腿。這個油田一名技術人員說:“如果光從油田自身出發,肯定是1噸無效益的油都不想采。在現在這個油價下,如果單純想要油田實現盈利肯定是能做到的,把稠油井全關掉,剩下的都是純效益當量,日子自然好過。”

那又為何不一關了之呢?

“與稠油生產特性有很大關系。”以稠油開發見長的新疆油田重油公司油田地質研究所所長鄭愛萍說,“超稠油埋藏較淺,原始地層溫度大都在20攝氏度左右,但超稠油可流動的拐點溫度要達到80到110攝氏度,這就需要向地層持續注入蒸汽,形成高溫熱場。一個稠油區塊動輒幾十平方公裏,儲油層厚度都在十幾米,要想地下溫度升至拐點溫度並常年維持在這個水平,則需要幾年時間。而一旦關掉,油層溫度會快速下降,很多稠油就變成‘死油’,會把井筒、油層死死堵住。”

關停容易重啟難。曆史的教訓曆曆在目。1998年那一輪低油價,許多油田關掉多口油井,產能再沒能恢複到原來的水平。

問題在哪?是開發進入中後期資源劣質化、成本高企與投資回報率下降的矛盾,還是效益中心與產量中心如何平衡的問題?強調以效益為中心,那麼我們還要不要追求產量?保產量與增效益,獨角戲還是二人轉?

其實,強調產量中心和突出效益導向從來都不是互相割裂的,而是辯證統一的。

吐哈油田早在2014年油價還在高位的時候就設想過,如果國際油價低於效益臨界點,上市業務面臨虧損怎麼辦?現在面對“十二五”新增探明石油儲量中低品位儲量增加的嚴峻現實,他們陷入更深思考:低品位、低效益原油占比越來越大,怎麼辦?

何止吐哈,集團公司各油田經過多年開發,新增探明低品位儲量比例已從“十五”期間的不到50%上升到了90%以上。

對抗資源劣質化下的高成本低產量,贏得效益就像從低產井裏撈油一樣困難。盡管各有各的難,但各油田都在效益產量的指揮棒下,根據自己的企業實際、資源特點、生產現狀等,想方設法“水中撈油”。

西部油區,天山南北,新疆油氣集群在“發展”的大方向上綜合考慮產能。

塔裏木桑吉油田開發逾20年,自然地質衰減,穩產形勢嚴峻。為應對低油價的不利局面,桑吉作業區將眼光瞄向低成本且能產效益油的措施中。“按照綜合治理、突出效益、先易後難、分步實施的思路,積極主動挖潛,科學合理處理產量效益的矛盾關系,力保產量與效益相得益彰。”作業區綜合部主任陸文忠說。

吐哈油田聚焦產量結構優化,提出“沒有效益的油1噸也不要”,優先投資收益率高的項目,調減資源品位差的區塊,加大稀油勘探開發力度,2015年油田自然遞減率降低2.5個百分點,增產約4萬噸。

東部油區,從松遼到渤海灣、冀中,在“穩定”的戰略導向上加大對老區的低成本開發力度。

吉林油田對老區產能建設,明確“努力尋找一些‘甜點’‘高點’,優選一批高效聰明井”,對老油田二次開發堅持“以效益為中心合理安排措施和新井產量”。

冀東油田在別人還在關注措施有效率時,已經先一步考慮到措施經濟有效率的問題。“油井措施成本占基本運行費的60%,以往只考慮上措施出不出油,”冀東油田財務副處長黃瑞祥說,“現在要增油,還要增效益油,力爭讓每噸油見到效益。”

“產量和效益,從來就不是獨角戲,而是相互統一的一個整體。高油價時期遮掩了我們在管理中的粗放等問題,忽略了它們原本相互依存的‘二人轉’屬性。”這是我們在調研中的整體感受和油田管理者的一致看法。

避免回到從前,低油價給了我們機會,讓我們從思維到管理扭轉錯誤。用吉林油田一名中層管理者的話說就是“低油價適逢其時,倒逼我們滌蕩自身的錯誤理念、粗放管理,讓我們退無可退,倒逼我們自我改變、自我提升”。

高油價給我們制造了產量崇拜,低油價讓我們厘清了效益認識。避免回到錯誤觀念的從前,放下油價重新高企的幻想,從油氣勘探開發規律的本源出發,尋找經濟開發的價值曲線。

退無可退!與機械、形而上的產量至上觀念決戰,與地下日漸劣質化的資源決戰,與越來越微薄的利潤效益決戰——這是當下搞勘探開發的石油人無法回避的曆史命題。

花錢是技術也是藝術,要彈性更要理性。放下那可松可緊的彈性,回歸到有標准的價值體系,用技術性評估來引導自己的決策,用理性眼光來規劃自己的戰略。

與傳統只重眼前而缺乏戰略的投入理念作戰,與追求規模速度的投入方式決戰,與缺乏評估、憑經驗投資的行為作戰。

錢怎麼花、花在哪,是數學還是經濟學問題?

花錢是技術也是藝術,要彈性更要理性。放下那可松可緊的彈性,回歸到有標准的價值體系,用技術性評估來引導自己的決策,用理性眼光來規劃自己的戰略。

與傳統只重眼前而缺乏戰略的投入理念作戰,與追求規模速度的投入方式決戰,與缺乏評估、憑經驗投資的行為作戰。

以往一箱油只能跑個單程,現在必須想辦法跑個來回。一名吉林油田中層幹部的說法頗能說明當下油田手裏錢的緊張。

低油價步步緊逼,讓在“投入—回報—投入—回報”經濟模式裏“回報”越來越少,“投入”越來越謹慎。錢生錢,怎麼讓有限的錢花出效益,花出最大的價值,已經成為油田管理者最為現實的問題。

跟投資回報率打交道十幾年的一名采油廠總會計師坦陳:“有些犯難,hold不住。”

“就說我們這個十幾人的處級部門,全年的因公交通費也就一萬元。”一名東部油田企業文化處負責人說,“這在以往是不敢想象的。”

不敢想象的還更多。

渤海灣,濕冷的海風強勁地吹掃鑽井平台,以往大場面的施工現場現在變得有些冷清。

規模不大、產能較少的冀東油田,為度寒冬,今年想方設法優化投資結構,爭取用有限的投入幹更多的工作量。

冀東油田副總工程師馮京海說:“我在油田幹了30多年,2016年是最困難的一年。如果今年能頂住,以後不管有多大風浪,我們都能扛得住。”

他說的困難是,如果按當下油價計算,確保油田的收益率健康,那將意味著不少項目需要調整。

冀東還不是最糟糕的。按當前油價,一些老油田可能會出現新井數降到個位數的情況。

無油不穩,無上不富,油田是長線作業,投資回報周期較長,投資額度較大,當下花錢是為三五年甚至更長遠的回報。錢又不能不花,可怎麼花呢?尤其是在處處捉襟見肘的低油價時代,這可不是一道簡單的數學題。

要解答這道題,必須找到一個關鍵:刀刃。將有限的錢花到刀刃上,錢才有價值。

刀刃在哪?是勘探還是開發?新區投入大,短期是砸錢,回報期較長;老區投入低,占比少,產量低;新技術處於工業化試驗階段,投入較大但已見成效……怎麼博弈?措施是進攻性的還是防禦性的?長停井得具有怎樣的“活力”才需要投入?

“不動用不探明,無效益不探明。”塔裏木油田勘探事業部經理王清華指出,在當前的情況下,將調整油氣儲采結構、構建合理開發秩序作為開發工作的重中之重。

這個說法也代表了很多采油廠長的觀點。就是效益導向下,給所有花錢的項目排隊。位置靠前的,自然就是刀刃。

問題又來了:怎麼給這些花錢項目排隊?怎麼判斷?誰說了算?如果說以往高油價,誰說了算似乎並不那麼重要——因為投資相對是“富餘”的,但低油價時代這就是個緊要問題了。

渤海北岸,新年以來就彌漫著一種緊張感。

韓丹,冀東油田陸上油田作業區經濟評價室主任。作為這個新成立的部門負責人,她告訴我們,經濟評價室負責專職分析措施經濟效率等。“我們有一票否決權,沒有效益的措施不上。”韓丹說,“權力”大了,但壓力更大,得對油田的效益負責。

同在渤海灣畔、咫尺之遙的遼河油田,也在強化經濟評價的主體地位。

“以前只算勘探開發的賬,如今安全環保、節能等所有項目都要過經濟評價這個篩子。”遼河油田勘探開發經濟評價中心主任劉斌說,“篩子眼變得越來越細。”

一組數據頗具說服力:截至2015年7月6日,遼河油田經濟評價職能由事後參考轉變為事前參謀,一張“效益票”否決了31口井,直接減少風險投入4516萬元。

遼河油田對經濟評價考慮的不但多而且細。在單井效益評價系統和投資成本管理系統上,建立“投資、產量、成本、效益”四參數經濟評價數據庫,對全油田1.6萬口油井進行排隊,從效益最大、成本最低、盈虧平衡上倒算單井生產,實現從能力配產向效益配產的轉型。

這是經濟評價的科學之處,單純,標准相對單一——根據當下油價測量經濟效益。這也是雙刃劍,它看到了當下,卻可能忽略了長遠。

“技術解決不了所有問題。”一名東部采油廠廠長說,“它需要藝術來協調,花錢也是這樣。”

比如安全環保,並不需要經濟評價來“摻和”,這是剛性投入的部分。他說,這得感謝新“兩法”,保證了以往常被“擠壓”的“天字號”工程現在可以獲得穩定的投入。

庫車油氣開發部作為塔裏木天然氣主力區,已經連續實現15年無井噴失控事故,低油價下更是堅持“安全就是效益”理念,加大投入,加大自研成果激勵力度。

“低油價下,決不能減少安全投資。”庫車油氣開發部主任工程師賈國玉說。

采油廠廠長們開始將“眼前”的注意力部分地分配給“弱勢”的投資項目,這個積極的變化,正在更大范圍內發生。冀東油田在將有限的資金花在刀刃上的同時,也瞄准油田的基礎工作。冀東油田副總工程師馮京海說,要注意安全環保、科技等那些“眼前很難看見效益的工作”,“不能光盯著刀刃,而忘了刀背”。

高油價不一定一去不複返,但低油價給了我們機會,讓我們可以檢視自己的“花錢水平”、修複自己的“消費習慣”。盡管“由奢入儉難”,但要想挺過寒冬,這痛苦的一步必須要邁出去。

花錢是技術也是藝術,要彈性更要理性。油田要從動輒億元的花銷裏解放出來,放下那可松可緊的彈性,回歸到有標准的價值體系,用技術性評估來引導決策,用理性眼光來規劃戰略。

學會好好花錢!與傳統只重眼前而缺乏戰略的投入理念作戰,與粗放的追求規模速度的投入方式決戰,與缺乏評估體系、憑經驗投資的行為作戰——這是現在的我們最需要學習的經濟學。

必須打破思想的緊箍咒,摸一摸硬成本的底線。必須采取革命性的手段,試一試“幹毛巾”的濕度。

思想的突破,讓“傳統的禁區”越來越小。觀念的解放,讓“認識的盲區”越來越窄。

“毛巾已經擰幹”,是認識的禁區還是盲區?

必須打破思想的緊箍咒,摸一摸硬成本的底線。必須采取革命性的手段,試一試“幹毛巾”的濕度。

思想的突破,讓“傳統的禁區”越來越小。觀念的解放,讓“認識的盲區”越來越窄。

花錢的事不好辦,省錢的事就更難了。

吉林油田扶餘采油廠總會計師張立業,這幾天一直在為今年的成本壓減任務犯愁。他扳著指頭給我們算了一筆賬:“完全成本裏,折舊和稅費、人工是死的、不能動;運行費3.9億元,有7000萬元安全、勞保等成本是不能動的,剩下能動的就只有小修、洗井、水井的1.8億元和電費的1.4億元。”

自預算下來後,他就一直在跟這些數字戰鬥:哪些地方可以摳,哪些地方可以挪,哪些地方可以減?

這不是張立業一個人的困擾。從東部到西部,由老區到新區,大部分采油廠總會計師們今年都扛著集團公司開源節流降本增效36條要求,琢磨在“毛巾裏擰水”的可能性。

可是毛巾已被擰了多次,此前不同層級、不同時期的開源節流、降本增效、修舊利廢、節能節耗等活動,讓采油廠已經沒有壓減的潛力了。

井無壓力不出油,人無壓力輕飄飄。如果還像以往那樣,“擰幹的毛巾”自然不會出水。

必須打破思想的緊箍咒,探一探硬成本的底線。必須采取革命性的手段,試一試“幹毛巾”的濕度。

頂著巨大包袱的吉林油田在懸崖邊上絕地反擊,接連放出“改革的大招”,給采油廠放權,在紅崗、扶餘等幾個廠試點,搞承包。

3月的風旋轉著,裹著沙塵,拍打著采油十三隊C5班組的值班房。這是扶餘采油廠承包改革的基層試點單位。C5班組承包人李文成,渾身透著一股子幹練勁兒,“材料費、維護作業費這些費用讓我們承包,完成了就給獎勵提成,擱你也得起勁兒幹。”

2015年,扶餘采油廠以采油十三隊為試驗田,將承包的產量指標、成本指標、自然遞減率等可持續發展指標與采油隊的效益掛鉤,下放管理權,不再幹涉生產。

在承包改革的帶動下,采油十三隊2015年承包超產263噸,成本比指標節約100萬元。

總經理張德有設想中的局面出現了,“今年我們要繼續深化改革,並全面推開”。

東部改革風雷激蕩,西部創新也風生水起。

在“兩新兩高”起家的塔裏木,油田物資采辦事業部生產服務中心為壓減成本,從績效考核“蛋糕”中切掉40%,用於創新提質增效。員工在激勵下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從“二次兜掛法”到“建新作業法”,15項員工“冠名法”自制工具和先進操作法,讓萬噸裝卸作業的綜合能耗降低了29.7%。

思想的突破,讓“傳統的禁區”越來越小。觀念的解放,讓“認識的盲區”越來越窄。

3月末的吐哈盆地,寒意猶在。一場牽涉三個采油廠的機構調整正在穩步推進。

針對鄯善、丘東和溫米三個采油廠生產區域相對集中,同類業務單元生產規模小、能耗大、用人多等實際,吐哈油田將三廠合一。通過優化整合、降低運行成本的一系列舉措,力爭全年節約油氣操作成本超過5000萬元。

一邊用改革換壓縮成本動能的舉措在推行,一邊以超常規突破傳統的思想解放在引爆。

折舊折耗,是一塊常常被“選擇性忽略”的成本大頭。在成本構成中,有的油田折舊折耗可超過一半,少的也在30%以上。

調研中,一名采油廠副總會計師給我們寫出了折舊計算公式。他說:“折舊折耗之所以那麼高,就是因為油價太低了,經濟可采儲量下降得太多。很多人認為這是客觀的,動不得。”

他的話戳中了不少采油廠長心裏的痛點。持家過日子,都知柴米油鹽貴啊。

扶餘采油廠今年初開職代會,只打印一份職代會報告,廠長在主席台上宣讀,代表們看屏幕。廠長說:“不是說靠這個能省多少錢,就是想通過這種形式給員工傳遞降成本的壓力。”

壓力面前,冀東油田決定試一試。琢磨做大折舊公式裏的分母,不斷提高注水效率,完善注水井網,細化開發單元進行油井評價……隨著儲量控制程度和動用程度、采收率的提高,儲采平衡系數顯著改善,PD儲量逆勢上揚。

經過努力,曾被認為鐵板一塊的折舊折耗在2015年減少了6億元。冀東油田用行動搖撼了以往認為不可碰觸的部分。

石油人的“勘探沒有禁區”,降本也不應該有禁區。既然已經退無可退,不如破釜沉舟,引戈一擊,置之死地而後生。

不破不立。壓減成本,需要精細管理、精耕細作,需要開源節流、修舊利廢,但更需要革命性的手段、超常規的做法,打破思維慣性和行為慣性,消除不合時宜的傳統和“常態”,敢啃“硬骨頭”。

毛巾裏的水擰沒擰幹,不試一試怎麼會知道?一名采油工人說。

非常之時,待非常之功。與畏難不上、裹足不前的保守心理作戰,與經常被漠視的隱形浪費行為作戰,與省不出、壓不了的思維定式作戰——這是我們向艱苦奮鬥致敬,必須要上的一節傳統課、精神課、時代課!

提質增效難,是地下資源問題還是地上人員問題?

企業成本剛性增長、管理粗放低效等問題會於無形中逐漸吞噬效益。這些看似是管理問題,實則也是人的問題。

這就是整體性冗員和結構性缺員的錯位矛盾,在油氣田發生作用並在低油價下顯性化的結果。它帶來的是一個個具體的問題。

“我是真的放心不下,我走後這些井可咋辦。”這是一名采油工退休前留下的話。

一語成讖。一年間他曾管理的油井不但產量下降了一大塊,而且部分油井還被迫關停。

是技術、責任心的問題?一名基層員工的話很能說明問題:“自己幹好本職工作就行了,油井產量和效益是領導考慮的事,跟我們啥關系?”

低油價下,某東部油田好不容易獲得與某南方油田合作機會,需要外派機關人員40多人。結果招聘啟事發了幾輪,卻無一人報名。有內部人員透露:“對機關領導來說,除非職務上有所調整,否則不會有人去的。”

是激勵、覺悟的問題?

一名清醒的員工說,企業成本剛性增長、管理粗放低效、發展後勁不足等問題會於無形中逐漸吞噬效益,這些看似是管理問題,實則是人的問題。

要想深層次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回答基層的困惑:我們盡職盡責究竟是為了什麼?

塔裏木克拉作業區第二處理廠站長盧慶慶認為,從嚴管理是為了對自己和工作負責。2015年承包商從不同廠家買來12個彎頭,合格率不到10%。他幾輪檢測嚴把關,最終承包商找遍市面所有彎頭,換了4批才合格。

一名基層員工的話耐人尋味:“幹好工作的關鍵是熱愛它。”不僅員工熱愛工作。在市場理念日漸深入人心的今天,企業也要轉變觀念,在呼喊精神的同時,借用市場杠杆,激勵人心。

新疆油田采油一廠推行的績效考核改革,在市場化方面積極探索,不僅量化崗位職責和業績指標,而且以政策激勵員工向創效的崗位傾斜。

這種激勵機制的變化徹底改變了一線的精神面貌。獎金最多能相差5倍,員工搶著幹活;班組獎金從按人頭到按業績分配,以往說人少的班組開始抱怨人多……

激勵帶來了吸引力,解決了人的動力問題,相對容易。難的是阻力——由於曆史遺留造成的整體性冗員和結構性缺員如何解決?

吐哈油田的一組數字很具有代表性:會戰時期,百萬噸產量百人管理,如今油氣當量不足300萬噸,全油田用工總量卻超過1.5萬,其中後勤及社會服務人員占比超過33%。

有員工說:“我們單位不缺人,缺幹活的人。”

西部某油田僅財務處就集中了200多人,而基層骨幹采油廠不過300餘人。當油田優化人員,把一部分人員分流到基層采油隊時,不少人跑到總經理辦公室哭鬧著要求留在機關。

人員整體富餘和局部缺員的結構性錯位,在低油價下發生作用並越發凸顯。它帶來一個個具體問題:工作量的多與少,職務的上與下,機關與一線的進與出……怎麼辦?

遼河油田建立“人才蓄水池”,試圖從內部模擬市場予以化解。工資總額固定的情況下,作業工獎金系數從2.0漲到3.0,管杆倒運、油管清洗等部分艱苦崗位發雙倍獎金。目前這個廠員工年終兌現獎差距已拉大到1萬多元。

這種差異化的獎金驅動直接帶動興隆台采油廠一線崗位從“沒人幹”變成了“爭著幹”,一線轉崗分流啟動初期報了名就可以上崗,如今需要面試、筆試、培訓、試用、考核,有一項不達標都會“出局”。興隆台采油廠廠長范玉平說,管人的核心是管分配,管分配的核心是差異化。

“人是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本。”永遠不要低估人的潛力和創造力。要調動人,首先是要建立調動人的機制。任何企業都不缺幹活的人,缺的是激勵人幹活的機制。

寒冬還在繼續,油氣行業面臨著經濟下行的巨大壓力,又孕育著轉型升級的無限希望。冷中有熱,降中有升,憂中有喜。油氣發展,就像太陽下的多棱鏡,有光有影,複雜多面。

“油價下跌,精神不能下跌。”面對萬難重壓,我們要引吭高歌,用石油大會戰的豪情和氣概,開拓、開拓、開拓!粉碎一切低油價下的桎梏和羈絆!我們要壯懷前行,用超常規的方法和手段,革新、革新、革新!擊穿一切低油價下的重甲和鐵索!

腳就是路,不走永遠沒有路!走出去,前方就是路!

(許忠、張舒雅、李妍楠、蘇子開、黃祺茗、蘇華、高向東、李延平、安鳳霞、楊碧泓參與采寫

劉波、張雲普、楊文禮、趙天卓、周蕊亦有貢獻)

分享到:分享至新浪微博分享到人人轉帖到開心網分享到豆瓣分享到QQ書簽分享到百度收藏

來源:中國石油報│作者:記者王曉群王曉暉魏楓執筆│編輯:王歌

  • 大慶油田井下作業創新攻關增儲上產掠影

  • 戴厚良到遼陽石化調研,現場學習重溫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

  • 中國石油集團科技與信息化創新大會在京召開

  • 戴厚良到駐雲南企業調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