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门户
官方微信
首页 >  石油知识 > 石油人物
中国石油输运第一人——翁心源

翁文灏是中国第一位地质学博士,是中国第一本《地质学》讲义的编写者和中国矿物学第一本专著《中国矿产志略》的作者,还是开发中国第一个油田玉门的组织者与领导者,对中国地质学教育、矿产开探、地震研究等多方面有杰出贡献。

翁文灏有四子,翁心源是其长子,也是其最看重。翁心源,字同书,19125月生于浙江宁波鄞县青少年时期随父在北京读书,后考入唐山交通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土木系,19347月以总评第一的成绩毕业。

毕业后的翁心源,并没有在石油行业工作。他投身我国的铁路建设,先后参加粤汉铁路株韶段、湘桂铁路柳南段、滇缅等铁路的修建。后因日本侵略军大举侵略中国,铁路建设被迫中断,而当时作为能源的石油成为最重要的抗战物资,有一滴汽油一滴血之说。

翁心源听从时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长的父亲翁文灏的指点,改行从事石油事业,来到了19413月刚刚成立的甘肃油矿局工作。19423月,当时的经济部资源委员会为培养建设人才,经考试选拔了一批优秀青年技术人员派往美国学习,翁心源便是其中之一。

留学之初,翁心源已经意识到,我国已经投入石油开发的玉门油矿地处西北荒原,交通极为不便,生产出的油品因运输上的限制,难以发挥应有作用,而管道运输是石油开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于是他选定了在美国学习石油管道运输专业,成为我国学习石油管道运输的第一人。

在美国学习期间,翁心源不仅勤奋学习书本上先进的理论,也非常注重实际操作,一面认真考察美国油管工程实际状况,一面进行从玉门到兰州输油管道的设计和研究,并于194310月写成专著《油管工程》,系统而简明地论述了油管工程理论与应用,堪称是中国油管工程的开山之作。19449月至11月在回国途中,他又赴印度考察了中印油管(第二次世界大战军用)的建设和运行情况,并与之对比,以提高《甘肃油管试验性的设计》实习报告的确切性。他还深盼同仁中有对油管发生兴趣者,能进而加以研究……日后共同参加实建工作,为我国新兴之石油工业,解决运输之困难

194412月翁心源学成归国后,便携夫人和两个年幼的孩子长途跋涉到玉门油矿,立即开始进行从八井区输油总站到四台炼厂输油管道的设计。他经常顶风冒雪带领技术人员一起到现场测量、监督施工,当年就建成投入使用。这条从八井区输油总站到四台炼厂、全长4.5公里的管道,是翁心源主持修建的中国第一条输油管道,也是中国人自己设计建造的第一条输油管道,被人们誉为地下油龙。半个世纪前他与工人一道冒严寒施工的情景,至今令石油老人们感动不已。为此,他被称作“中国输油第一人”。

石油储运在当时是一门新学科、新技术,为了提高职工的技术水平,翁心源把在美国学习所得,写成储运活页专辑共10余册中英文,供工程室及所属油库人员学习,其中输油及油库建设与管理等知识均很详尽,储油区的油罐布局以至钢油罐建造、水消防等,相应配套,都很实际,读者便于引用,填补了当时尚无此类书籍的空白,许多人从中受益。他还亲自领导汇编出版了一本图文并茂的《中国石油有限公司业务设备现况报告》其中绘出包括油库地点、储油容量、码头装卸能力等布置详图,既供参阅之用,又便于查找各油库、站、所的概况,同时也为解放时接收清点资产起到了重要作用。著名石油管道专家梁翕章、张英,就是先后在他的鼓励和影响下从事石油管道这一行的。

19466月,隶属于经济部资源委员会的中国石油公司在上海成立,翁心源出任工程室主任。他首先对这些储油所做了全面考察规划,充实完善了原有的一些设施,还专门成立了一个工程队,从增建油罐开始,扩建了刚从日本人手里接收过来的上海营业所高桥东西两厂的灌装车间、油轮的装卸码头和油罐进出油系统,初步建成了我国第一个成品油销售体系的油库,盘活了处于瘫痪的石油营销。接着,又从美国订购了一套制桶设备,用半年时间在西厂建成了我国第一套先进的制桶生产线,使东西两个厂逐渐完善。与此同时,又扩建了天津、北京、杭州、台北、台中等地的油库,还在上海、南京、武汉、广州、青岛、台湾等地建设了12座加油站,这也是中国人自己建造的最早的加油站。翁心源不仅有工程建设的基础知识和实践经验,又有储运专业知识和技术,在建设这些储运工程中他运用自己的专业特长,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形成了中国人自己的储油所、油库、加油站等一系列储存、销售设施。到1947年底,中国石油公司占领了我国沿海、沿江地区四分之一以上的油品营业额,结束了洋人在这些地区的石油市场一统天下的局面。

1949年上海临近解放,翁心源决心留在大陆迎接解放。他积极参加了石油公司所属的上海高桥东西两厂的护厂斗争,千方百计保住了各种储油设备和器材,使之免遭国民党军队的破坏,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对这次护厂工作,中共中央组织部和统战部19935月联合下文指出:对原国民党资源委员会人士中,在组织、领导护厂中有重要贡献或立功表现的,可视为我党地下工作人员。翁心源就是其中之一。

上海解放后,在孙越崎、邵力子等知名人士的鼓励下,避居香港的翁文灏写信给翁心源,表示了回国的愿望,来信很快由翁心源递交有关部门,并转呈中央,中央同意翁文灏回国,并派翁心源亲赴香港,将详情面告父亲。尽管由于某些原因翁文灏未能及时回国,但翁心源一直与父亲保持联系,后在周恩来总理的关心下,经过多方努力,翁文灏终于在195137日回到新中国。由于翁文灏不仅是第一个回国的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更是一位著名的地质学家,他的回国为新中国的建设做出了一系列重要贡献。

19504月,翁心源奉命赴北京参加第一次全国石油工业会议的筹备工作。会后,被任命为石油管理总局计划处处长,其间参加了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制定,还负责石油工业年度计划的编排和实施。1955年石油工业部成立后,他担任基建司总工程师,先后组织了多项油气长输管道储运工程以及新建炼油厂等国家重点工程的设计审查、施工质量和验收投产等工作。1958年,他主持建设了我国第一条克拉玛依油田——独山子炼厂长距离输油管道。管道全长147公里,年输油能力53万吨,仅用9个月便建成投产。

1960年,翁心源带病参加了大庆石油会战,亲自组织、参加了萨尔图油田地面工程的规划和建设。萨尔图油田是大庆会战建成的第一个油田,翁心源发扬大庆精神,精心设计施工,高质量地完成了在职期间所有的工程建设任务。1962年,会战指挥部验收地面建设各种工程项目487项,质量优良率达90%。铺设各种管线600公里,共有13万道焊口,一次试压合格率1961年达到99%1962年更高达99.94%

1962年,为攻克四川油气田输气管道穿越长江的科学难关,翁心源受命到四川组织技术力量攻关。他带领技术人员深入实地考察,精心选择输气管道过江路线,运用深厚的学识和极大的智慧研究设计出过江的工程实施办法。巴蜀过江输气管线于1964年建设,采用拉铲成沟、石笼稳管的办法,成功地穿越了长江天堑。这个河流管道穿越技术是我国石油工业开创性的科研成果,至今依然发挥着作用。

1964年,石油部成立石油情报所。翁心源调任该所副所长兼总工程师,开始从事石油科技情报信息工作,为建立中国石油工业的科技情报网络做出了重大贡献。

文化大革命中,翁心源受到很大冲击,无休止的批斗耗空了他的全部精力。因不堪其辱,翁心源于1970年落水而亡,享年58岁。他的老父亲翁文灏一连作了以悲怀为题的诗十余首,其中如“我今八一犹偷活,哀动全家哭汝灵”一字一泪,另如“深知余日无多少,勉以残龄答盛时”等句犹堪咀嚼,也是谶语。次年元月,这个饱经风霜和炎凉的老人也走完了他的一生。

与自己的父亲一样,翁心源书生本性,本可以在科学的海洋里可以自由遨游,但却被政治大潮所吞没。可是,作为中国学习和掌握石油工业输油技术的宗师,翁心源是那个时代无可替代的人物,与中国石油管道事业是分不开的,需要中国的石油人永远铭记。

2015/03/17 09:37 来源: 责任编辑:吴建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