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门户
官方微信

氧化塘边 芦苇荡

氧化塘边 芦苇荡

2019/10/18 信息来源: 青海日报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唤醒沉睡的大地时,位于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以北200公里的一处池塘边上,一群水鸟已聚集在此嬉戏觅食,微风吹拂下,池塘碧波荡漾,芦苇摇摆,俨然成为水鸟的乐园。这是不久前,记者在青海油田涩北作业区采访时看到的情形。

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青海油田公司宣传干部鲁忠涛是这里的常客。他告诉记者,每到夏季,这片池塘至少会聚集数十种鸟类,有大雁、野鸭、贼鸥,这些候鸟迁徙途中在此停留休息,今年贼鸥最多的时候有200多只。

“谁说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在我们的努力下,这里不仅有了飞鸟、长了草,还成为油田职工摄影爱好者的乐土。”

的确,说起涩北,熟知此地的人都会望而却步。翻开中国版图,也很难找到这一坐标,这里荒凉贫脊、高寒缺氧,大部分地域均属无人区。这里是青海油田第二大“战场”,被石油人亲切地称为“被遗忘的小月球”。

涩北作业公司经理路彦森回忆道,记得刚来涩北工作时,生活用水是从200多公里外的格尔木生活基地用水车定量供给,每天往返趟,水比油还金贵。

“生活需要水,油气采集更离不开水。早些年,污水处理一直是一个让公司党委头疼的问题,既要保证油田开发,还要保证碧水蓝天,怎样有效进行污水收集处理,对我们来说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为了改善油田职工生产生活条件,2011年,青海油田公司对涩北基地进行全面改扩建,其中包括引入专用水管线以及水质过滤和污水处理系统,同时,修沟挖渠,将污水引入距离生活基地2公里外的氧化塘进行再次处理。

“通过修建氧化塘,将这些采出水和污水利用起来,经过沉淀、过滤等十余道复杂工艺处理,让这些污水达到符合国家污水排放标准,在周边选用适应当地环境气候、存活率较高的芦苇进行种植,不仅有利于周边绿化,还唤起广大员工对戈壁环境的生态关注。”

路彦森说,氧化塘建成后,公司党委每年春天都会组织职工种植芦苇,并将该项活动列为主题党日活动日,油田职工生活单调,工作艰苦,这些年,随着种植面积逐年扩大,小小的池塘成了大家茶余饭后室外休闲的唯一去处。

据介绍,氧化塘是目前国内应运较为广泛的一种污水处理模式,其净化过程与自然水体的自净过程相似。通常是将土地进行适当的人工修整,建成池塘,并设置围堤和防渗层,依靠塘内生长的微生物来处理污水,主要利用菌藻的共同作用处理废水中的有机污染物。

该系统具有投资和运转费用低、维护和维修简单,能有效去除污水中的有机物和病原体、无需污泥处理等优点,特别是在缺水干旱的地区,生物氧化塘是实施污水的资源化利用的有效方法。早在十几年前,青海油田公司就将该技术在格尔木炼油厂作为试点推广应运,并取得成效。

走进青海油田格尔木炼油厂,厂区干净整洁,绿树成荫。

“为了持续推进环保措施,格炼先后建成了干气、液化气脱硫装置、硫磺回收、污水改造等多项环保项目,在“三废”治理过程中,处理过的废水排到格尔木市以北17公里处的氧化塘进一步降解,多年来,一片盐碱戈壁滩早已变成水草丰美的湿地。”厂党委书记曾传刚说到。

青海油田质量安全环保处负责人介绍,近年来,青海油田把绿色发展作为第一要务,发布实施了13项环境保护制度,“十三五”以来,累计投入7.8亿元,重点实施34项环保治理项目,切实从源头堵住了污染源。

如果说环保整治工作是一场艰难的战役,那么青海油田无疑打了一场漂亮的攻坚战。如今,伴随着一项项环保工作的丰硕成果落地生根,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已然成为数万青海油田人的共识和行动。(记者刘伟)

检索

  • 中国石油参加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剪影

  • 王宜林会见切尼尔能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杰克·福斯科

  • 王宜林与俄罗斯诺瓦泰克股份公司总裁米赫尔松一行举行会谈

  • 王宜林会见全球能源转型委员会主席阿代尔·特纳

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