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门户
官方微信

在世界海拔最高的油田,有这样一支铁军

在世界海拔最高的油田,有这样一支铁军

2019/07/09 信息来源:

现代快报讯(记者常毅文/摄)从敦煌向南,走215国道,翻过海拔3600多米的当金山口,进入柴达木盆地,几个小时的车程后,路边开始出现一台又一台油田的"磕头机"。茫茫戈壁滩上,这些巨大的红色机架异常醒目。这里就是世界海拔最高的油气田——中国石油青海油田。近日,现代快报记者跟随"华彩七十年奋进柴达木"主题采访团,走近这些高原上的石油工人。

最近的镇子在40公里外,用水全靠车运

"这里是个寸草不生的地方。"在青海油田下属的英东油田井下作业公司基地,一名工人笑呵呵地说。他的身后,远方是昆仑山连绵的雪线,近处,挨着215国道,是三个巨大的罐子,里面是生活用水。

"最近的花土沟镇离这里40公里,水全靠从那里运。"井下作业公司副经理薛培强说。

油田产油需要这样一个流程:勘探、钻井、投产、地面和管线建设、采油、长期维护。井下作业公司主要负责长期维护。"抽油机用得久了,地下的泵会被砂埋住,管壁也会被蜡凝住,油出不来,就得把管道一根根抽出来,清理完再放下去。"

英东油田的钻井深度在地下1200米到6000米之间,一根管柱长9.6米,重180公斤,工人们每天要清理200多到300根管柱。而这里海拔3000多米,含氧量不足内地的60%,紫外线强度是内地的7、8倍之多。冬天,这里的气温低至零下20度。

"以前都是人拉肩扛,一个班5个人,井口甲、井口乙、四钻、场地工,甚至还有井下工,配合完成。"薛培强说,后来他们自己研制出半自动化的举升机,目前一天可以完成300多根管壁的检修。

英东油田有400多口油井,一个周期检修下来,需要400多天。工人们就这样循环往复,在高原上坚守。

"我们是高原铁军。"虽然艰苦,但工人们很自豪。

"其实,也很想家……"

在英东油田第一作业区,教导员王可朝介绍,青海油田勘探开发主战场位于柴达木盆地,生产一线海拔3000米以上,是世界海拔最高的油气田,目前发现油田23个、气田10个。"英东油田每天的生产能力是1280吨左右,全年就是在46万吨左右,加上气,达到50万吨以上。"

英东油田井下作业公司作业工乔硕是个90后,今年28岁,在油田工作5年了。"他刚结婚,就回来上班了。"同事"取笑"他。

乔硕是"油三代",打爷爷那辈起,就在青海油田工作了。"为油田而战,是我们所有油三代和油二代一直保存的信念,因为这全都是祖祖辈辈相传下来的东西。从之前祖辈到这住的是地沟子、地窝、民房,到后面第二代我们父亲来的时候,是建砖房。到现在,我们住板房,有网络,各种设施都有,一代比一代强。"

英东油田工人的家属在敦煌基地,工人们每工作两个月,可以回家休息一个月。以前坐车要8个小时,后来花土沟镇建了机场,他们回家就方便多了。

两个月见不到家人,乔硕还是有点想家,"怎么可能不想呢……但是没办法,我们是油田工人嘛!"

失去一条腿,他仍拒绝回城市

在宿舍里,记者见到了赵科。他的右腿装着假肢,从板凳上站起来的时候,有点吃力。赵科19岁来油田,如今25年过去了。他的右腿是因为血栓被截肢的。

"他的岗位是压裂指挥,要同时指挥40多台车,一坐就是很长时间,连轴转,长期下来,得了这个病。"薛培强说。

2018年7月28日,正在油田现场作业的赵科突然感到腿部疼痛。但他没请假休息,而是继续坚守岗位,因为当时正是一年中工作最为繁忙的时候。他忍着剧烈的疼痛,每天早上打完点滴后,便奔赴施工前线。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赵科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不断加重,到后来,他只能一瘸一拐的出现在指挥现场。8月4日,赵科的右腿开始发青,疼痛也不断加剧,花土沟基地的医生建议他立即回敦煌基地检查。检查结果是"腿部动脉血管堵塞",医生建议他要马上去大医院。病魔来势凶猛,在入住西安医院后,赵科便收到了病危通知书。由于他的腿部血管被堵死,肌肉萎缩,溶栓剂已经无法奏效,想保住生命,只有选择腿部高位截肢。

手术康复后,油田打算把赵科安排在敦煌基地工作,但他不肯。戴着假肢,他又回到了压裂指挥的岗位上。"这里才是我的岗位。"赵科有点腼腆地笑笑。

检索

  • 王宜林出席2019年阿布扎比首席执行官圆桌会议和国际石油展览暨会议

  • 中国石油参加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剪影

  • 王宜林会见切尼尔能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杰克·福斯科

  • 王宜林与俄罗斯诺瓦泰克股份公司总裁米赫尔松一行举行会谈

排行